Lam伯

介绍一个

劳燕各安好


      在英德有那么一条村叫联山村,村落附近有间小学名为鲤鱼。小学只有三个年级三个班,在这里念书的小娃娃加起来大概就60多个吧。

       鲤鱼小学的校长是个很热心又善良的人,他总是很自嘲地说自己没什么文化。“这里没什么老师愿意来。”校长干笑了几声。其实这个地方也只是相对偏远,但小学里就只有那么五个老师。 

       虽然没有老师愿意来教书,但却有很多鸟儿愿意来歌唱。这里就像是伯劳的领土,无论你走到哪里,都能看见它孤傲的背影。校舍后面种了六棵松树,每天清晨,伯劳就会站在最高的那棵树顶端鸣叫一番,然后飞走。之后每隔几个小时,它会再回来一次。

对,它就在那里 

       校舍的后面有两栋老旧的楼房,是教室宿舍,也只有两户人家住在那里,其它的基本空置了。老旧的楼房又没什么人,除了鬼怪很欢喜之外,燕子也很乐意安居在此。

      安居在这里的燕子虽然飞得不像家燕那样快而灵敏,但是生活在这里也算是自由欢快吧。这群燕子可谓家大业大,种群大不止,还每只都系着一条金腰带,土豪气息浓郁得紧。 

大雨将至,天空忽然被一群金腰燕遮蔽 

如果此刻它们同时释放体内的炸弹

我很难想象地面将会是一副怎样的光景

我想,我不该想这个的


东飞伯劳西飞燕,黄姑织女时相见。

谁家女儿对门居,开颜发艳照里闾。

南窗北牖挂明光,罗帷绮箔脂粉香。

女儿年几十五六,窈窕无双颜如玉。

三春已暮花从风,空留可怜与谁同。


      「劳燕分飞」出于此,现在多用来比喻人的分离,尤其是夫妻间的分离。伯劳和燕子,本就是两种不一样的鸟,有着不一样的习性,遵循着不相同的规则。劳燕相遇,就算这个过程是何等美妙,最后还是注定要分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天天看着头顶飞过的伯劳和飞燕,我也忍不住去想「劳燕分飞」这个词语。

       在我的脑海中,燕子总那么欢乐,那么温顺,那么友善; 

       而伯劳留给我的总是背影,那么高冷,那么孤傲,让我时刻紧记它的凶猛。 

 

       当伯劳与飞燕相遇,除了擦肩而过,我能想到的只剩下伯劳捕食飞燕的血腥场面,虽然我不知道伯劳是否捕食燕子。脑补力量大,现实很残忍。


      「劳燕分飞」看似是伤感离别,但却似乎是最幸运的结局。


睡不着,在没啥人认识的地方吐槽。

写在公众号的故事,你们总是说,我说的故事没有happy ending,不励志。可是当别人拉着我聊天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吐槽倾诉,没什么人跟我分享那些幸福美满又安康如意的爱情、亲情、友情的故事。你让我一个性格怪异不怎么和善又注定孤独一生的写什么 = = 。再说那些大自然的故事,不是没有好结局,现实就是挺骨感的啊 = =|||。


 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©Lam伯 | Powered by LOFTER